网易2006德国世界杯

2006德国世界杯
       
8
9
医生诊断西塞
10
医生诊断莱曼
11
医生诊断科尔
12
医生诊断罗本
13
医生诊断科威尔
14
医生诊断齐达内
15
医生诊断舍甫琴科

 
16
医生诊断克劳奇

 
17
医生诊断萨维奥拉

 
18
医生诊断小小罗

 
19
医生诊断川口能活

 
20
医生诊断森德罗斯

 
21
医生诊断巴拉克

 
22
医生诊断范尼
23
医生诊断因扎吉
24
医生诊断劳尔

 
25
医生诊断拉尔森

 
26
医生诊断贝克汉姆

 
27
医生诊断托蒂

 
28
医生诊断小罗

 
29
 
30
 
01
医生诊断梅西

 
02
医生诊断兰帕德

 
03
 
04
医生诊断巴西英格兰
05
 
06
 
07
 
08
 
09
 
10
医生诊断球迷
         

  2006年7月1日解说词
 
 
 
 病人来信:

医生你好:

比赛结束之后,我一直没有跟主教练交谈。我不可能没有情绪,我认为他的战术出了问题。曾经打出最悦目进攻的阿根廷最终死于保守,这让我受到三重打击:球队出局的伤心,自己无法在世界杯继续表现的遗憾,还有窝窝囊囊的不甘。

梅西

 
 
 医生解答:
  

梅西:

看到赛后场上发生冲突时,我简直希望是你们追打佩克尔曼而不是比埃尔霍夫。如果要追究比赛失利的责任,我们的确不应该怪阿亚拉,更不应该怪坎比亚索,只能怪那个不胜任的主教练。但其实你们并非死于保守,我觉得你们死于激进。

换上克鲁兹不是为了进攻,我想这一点你没有异议。当德国全线压上企图追平,留给你们的机会更可能是反击,克鲁兹毫无优势,真想多进一球锁定胜局的教练应该换上你。佩克尔曼更看重克鲁兹的身高,也许他希望这190厘米可以在死球时跟对方争顶。

然而什么叫做保守?保守的其中一个定义是留有余地。门将受伤下场的确不幸,让你们在比赛中顿时陷入人手短缺,但真正保守的人会更多地考虑“假如被对方追平”。大家重新拉成均势,要想再次敲开大门需要依赖更强的攻击球员,这个人肯定不是克鲁兹。

还剩下足足15分钟的比赛,就将希望寄托于已经取得的一球优势,放弃攻击可能——领先时的进攻可能和万一被追平之后的进攻可能,这100%属于冒险,我觉得这就是激进。他不应该把赌注押在防守,当然也不应该押在进攻。除了换上克鲁兹或者换上你,他本来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珍惜这最后一个换人机会。

埃里克森是个蹩脚的教练,他什么都不懂,他恨不得为自己请一位教练。而佩克尔曼同样存在明显问题,他处于另一个极端,我猜他沉迷于那种胸有成竹之感。他不为舆论所动拒绝让你首发,小组赛的辉煌检验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但也鼓励他在过度自信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很难要求一个如此胸有成竹的人理智地考虑更多。

 王尔冈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