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啼花发是别人的春天

作者: 甘果瓦

  有人说世界杯是全球最大的一项娱乐节目,我甚以为然,而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看世界杯其实就是看电视足球,通过电视转播能将全部64场比赛尽收眼底,还能比较迅捷地了解有关世界杯的许多信息。随“波”逐流,追“星”赶月,在与电视厮守的日子里便有了关于足球与人的断想。

  断想之一:太阳、星星、月亮——“吉祥三宝”

  在世界杯的舞台上,从来就是群雄逐鹿,群星璀璨,这才令观者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流连忘返。墨西哥世界杯上的马拉多纳、普拉蒂尼、济科、鲁梅尼格、莱因克尔,意大利世界杯上的斯基拉奇、马拉多纳、戈耶切亚、卡雷卡、马特乌斯、沃勒尔、里杰卡尔德、加斯科因,美国世界杯上的巴乔、邓加、塔法雷尔、罗马里奥,法国世界杯上的罗纳尔多、齐达内、亨利、欧文,日韩世界杯上的罗纳尔多、卡福、鲁尼、巴拉克,各自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太阳只有一个,是“新球王”马拉多纳,月亮是罗纳尔多,而像罗纳尔迪尼奥已经是星光闪烁,太阳、月亮和星星映照着光灿灿的大力神杯。

  断想之二:“跌跌撞撞”

  “跌跌撞撞”是写球评的人经常使用的词汇,用它造句就是“阿根廷队在马拉多纳的率领下跌跌撞撞闯入决赛”。也可以说“罗伯特·巴乔单骑救主,意大利队跌跌撞撞闯进决赛”。这个时候还得用上一个词叫“如有神助”。

  不知从何时起,“跌跌撞撞的球队”成了“有所作为球队”的同义语,在分析夺冠球队的时候,还会将此作为一项参考依据。预选赛、小组赛过于顺利的球队,往往被认为是“过早地进入状态”。当然,也有不跌跌撞撞球队,那就是巴西队。从来不跌跌撞撞而又经常有大作为,这大概是巴西队深得全世界球迷拥戴的最主要的原因吧!

  球迷们希望有一天也能用“中国队”和“跌跌撞撞”造句:

  “中国队跌跌撞撞闯入世界杯”;

  “中国队跌跌撞撞闯入16强”;

  “中国队跌跌撞撞闯入决赛”;

  “中国队跌跌撞撞捧起大力神杯”······

  断想之三:“昙花一见”

  我对昙花了解不是很多,不过我对它的盛产国却有所了解,比如意大利。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上出来个“金童子罗西”,可谓一朝崛起,神奇无比,帮助意大利队夺得金杯。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上又冒出个斯基拉奇,也是光芒四射,威震八方,帮助意大利队成功夺得亚军。相同的情形是他们在世界杯之后都迅速“销声匿迹”、“泯然众人矣”,就都用上了“昙花一见”这个词。话又说回来,昙花一见的绝美风采不也就显得格外珍贵吗?什么时候中国队也能在世界杯赛场上“昙花一见”啊!耳边就响起老人骂孩子的话:

  “我那不争气的儿哎!”

  断想之四:球星的脾气

  球迷们都眼睁睁地见识过里杰卡尔德、沃勒尔、贝克汉姆、齐达内、奥尔特加、克鲁伊维特等著名球星在世界杯的比赛中耍大脾,不过,这些大牌“脾”大无比的表现以及因此收到的红黄牌,都只会提升他们的身价,并且成为球迷们津津乐道的谈资,只不过他们所效力的国家队却要为此付出代价。我们的国家队中虽然没有大牌球星,但独独不缺大脾气的球员,不知道和球迷一样星夜观球的国脚们会不会单单学了大牌球星的大脾气,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谁知道呢?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行啊!呵呵,有点跑题了!

  断想之五:“神射手”与“神奇一脚”

  “神射手”的涵义一则是进球多,一则是有神助。当年萨连科一场比赛包办6球可以称得上“如有神助”了。不过世界杯进球似乎越来越难了,个人帐袋真可以说“粒粒皆辛苦”,因此建议世界杯另设一个奖项,叫“神奇一脚”,这种“神奇一脚”打中横梁、门柱都算。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墨西哥队11号布兰科那一记飞行射门堪称此类杰作。再宽泛一点,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也算,不算进球,算“神奇之手”。这样的话,关于加大球门、拓宽球场等等修改规则的想法也都可以免了。

  断想之六:“奇、拉、维、特”

  足球比赛双方各有一个大门,两队的门将的职责就是看好自己的门。奇拉维特是巴拉圭队的门将,他不仅可以守好自己的门,还能攻破对方的球门,这叫“横跨工种”,也叫“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跟他的球队比赛,要比跟别的球队比赛多出一人,总要提防他弃门偷袭,这还真叫人“闹心”。凭借此君的表现,巴拉圭队在上两届世界杯上都有出色表现,这很令人称“奇”。这也令人产生“奇”思妙想:咱们的国家队如果也有一位既能守好自己的门,又能攻破对方大门的门将的话,那么今届世界杯是不是就不仅是充当看客了?

  这大概也算是一个选材思路。

  从九八法国世界杯赛开始,规则对背后铲球铲人都给予严格限制,也因此产生了许多红黄牌。不过,历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背后铲人成为忌讳,那我就改铲、绊为“拉”。还是拿九八法国世界杯赛为例,荷兰队11号科库“拉”扯罗纳尔多裤衩大概是这种“拉”动作的标准示范。应该说“拉”比绊、铲、摔、踹、蹬、踏等动作来得更温和、机智,因而也就更有效。

  整个世界足坛依旧是欧洲和南美一统天下,不知这样的格局还要“维”系多久。

  不过亚非足球也都在进步,也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亚洲足球需要至少有三国在世界足坛鼎立,非洲足球则需要雕琢。亚非总不能在本世纪里还安于“足球第三世界”吧?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断想之七:“四朝元老”

  一说“四朝元老”就令人想到以前德国队的马特乌斯、意大利队的贝尔戈米;教练里面则有名副其实的元老——巴西队的教练扎加洛。这些人永远值得尊敬。老黄忠留下多少佳话,“廉颇老矣”其实是廉颇未老,大家可以看他尚能饭、尚能战、尚能赢。尽管球星挂靴的时间越来越提前了,但我们还是希望看到那些不服老、不惧年轻的元老们力杀疆场,再立新功。鉴于此,国际足联应该仿效奥斯卡奖的做法,为这些仍然效力赛场的老将颁发终身成就奖。这一方面是一种鼓励,另一方面也是为观众和球迷考虑,有些人就愿意看老将沙场搏命,这和听戏一样,听老戏、熟戏。

  断想之八:“鸟啼花发是别人的春天”

  中国是世界杯球迷出产国,堪称第一大国。当我们熬更守夜、点灯费油、劳神费力看完世界杯,当曲终人散、豪华散尽、杯盘狼藉,就会有一个念头袭上心头:“鸟啼花发是别人的春天”。这是高兰的那首很著名的朗诵诗里的一句。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看世界杯掉泪——替外人忧愁,什么时候能为伊消得人憔悴,纵然是衣带渐宽也始终不悔呀!(甘果瓦)

上一页: 3006年,诺坎普的人机大战 返回 下一页: 穿过青春的世界杯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