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6年,诺坎普的人机大战

作者: 西子林

  (一)

  诺坎普,在很多人的眼里,这是一个圣*地。

  对于这个诞生了巴塞罗那这样一支著名球队的地方,对于先后迎来送往了克鲁伊夫、马拉多纳、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这些绿茵巨子的地方,诺坎普已成为足球的代名词。

  当然皇马的球迷不会这样想。

  但是在3006年的西班牙世界杯上,诺坎普被指定为决赛的场地,而且还肩负着承担另一场更重要比赛的使命。

  难道还有比世界杯决赛更重要的比赛吗?

  有的。

  (二)

  在二十六世纪后的大约500年里,机器人研究得到长足的发展。这时最先进的机器人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四个地区:美国、中国、日本和西班牙。西班牙的机器人研究基地就设在诺坎普一座看似很普通的建筑物里。

  足球和机器人的双重发达,也造就了其边缘和交叉研究的一项成果,即机器人足球研究的大幅领先。

  球迷或许要笑了,那机器人足球和真人足球一样么?那可是很小的啊。

  不错。但这是二十一世纪时候的观念。

  在三十世纪到来的时候,难道就不会有所不同么?

  (三)

  国际足联世界杯不断开展的过程中,另一项足球世界杯也在锲而不舍地进行着。那就是机器人足球世界杯。

  最初较有影响的赛事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由国际机器人足球联合会(FIRA)组织的微机器人世界杯Mirosot,早在1996就进行了首届比赛;另一个是由国际人工智能协会组织的机器人世界杯RoboCup,1997年举行首届比赛。

  成立于1997年的国际机器人足球联合会总部设在韩国大田,在足球上更专业,另一个组织在技术上则更领先。为了取得更大的效应,两家在2030年合并,名称还叫FIRA。单从这个名称上看,似乎已有与国际足联(FIFA)套近乎的意思,当然也似乎能看到别的味道。

  那时的机器人足球果然很小,以2002年的一次比赛为例,最小的“超微机器人足球赛”,机器人是4×4×5cm,场地只有130×90cm大。最大的“拟人机器人足球赛”,15×40cm,开始有两条腿,场地也只是比220×150cm稍大。

  足球与机器人的双重魅力,使得机器人足球的研究不断取得新进展,机器人的个头越来越大,身法越来越灵活,面貌越来越接近于真人,比赛场地也越来越大,并且很快地由平滑地板向略有坎坷的塑胶场地进军。

  时光进入三十一世纪,一个商业巨子的投入,使得这种研究的成果以更加炫人眼目的进展突然展示在世人的面前。

  (四)

  阿布鲁索是一个亿万富翁,在金融、地产、媒体各行当接近于无往不胜。

  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阿布鲁索忽然想换个玩法。

  他先是以巨额赞助打动国际足联。

  然后他买下了南极的一个小岛——罗得斯岛,虽然没有主权,却取得了实质的管理权,继而在那里建立足协和一支足球队。

  然后以一个“地区”的名义申请加入国际足联。

  南极大陆这时为美国、中国、挪威、瑞典、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所“瓜*分”,但是此前竟然没有一家要求加入国际足联。

  为国际足球的开展做下不俗贡献的阿布鲁索的这一请求,国际足联没法子拒绝。

  (五)

  但是,就凭阿布鲁索建立的这支球队,就可以参加世界杯?

  阿布鲁索当然不能指望这些人。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阿布鲁索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他与机器人足联、诺坎普足球机器人研究中心秘密签下数十亿欧元的合同,争取几年内研究出与真人完全一样的机器人运动员。

  为了能让球迷产生好感,他要求,所设计的机器人必须以曾在世界杯上出现过的著名球员的形象为蓝本,包括长相、技术动作甚至怪癖都与其本人尽可能完全一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现役球员不在考虑之列。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一选择甚具远见。

  3002年,阿布鲁索在一个保密措施做到极致的室内球场检阅了他的机器人球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

  比赛只看了二十分钟,阿布鲁索笑了。

  (六)

  第二天,阿布鲁索向国际足联递交了一份请求书,这份请求书同时出现在全球各大媒体总编辑的案头。

  请求书的内容很简单:

  第一,请求允许罗得斯岛参加3006年世界杯预选赛;

  第二,请求允许全仿真机器人加入球队参加比赛。

  阿布鲁索列出一条附加保证,那就是机器人的外表包括皮肤与真人无异,且动作绝对规范,对抗中不会使真人遭到不应有的伤害。

  国际足联总部一时炸开了锅。

  (七)

  3002年的世界杯一结束,3006年的世界杯预选赛就要开始了。

  南极洲现在只有一家足协,只有一支代表队,按说单独给一个参赛名额是可以的。

  何况这时的世界杯参赛队已扩大到64支。

  但是一支新队伍,又没有踢几场比赛,怎样能让足联的执委们心服?

  当然得参加预选赛。

  由于南极洲距离南美洲和大洋洲比较近,国际足联便让阿布鲁索自己选择,愿意参加哪一洲的预选赛。这还用问么?阿布鲁索想,当然是大洋洲啦。澳大利亚还在亚足联,大洋洲除了新西兰哪儿还有值得一提的队伍?虽然只有一个名额,也可以争一争啦。

  但是虽然阿布鲁索给过很多赞助,却怎么能让机器人参加人的比赛?

  (八)

  体育项目中人遭到机器的挑战这不是第一次。

  最有名的挑战当属很早时候“最深的蓝”计算机挑战国象棋王卡斯帕罗夫并取得胜利。

  然后是超级计算机“九头怪*蛇”挑战英国棋王亚当斯,“紫光之星”挑战中国棋后诸宸,均以大胜告终。

  其他项目比较有名的则有计算机与著名围棋选手俞斌的对战。

  但是在众目睽睽下,在面对面的身体直接接触中进行较量,除了柔道外,似乎没有其他的项目尝试过。

  而且是集体项目,比赛的过程又远较柔道复杂。

  国际足联经过投票,拒绝阿布鲁索的第二条要求。

  (九)

  阿布鲁索并不难过。他本来知道第二条很难通过。而且将来能不能通过都是个问号。

  但是通过这一事件,他又大大地在全球扬了一回名,而且是在与旧日完全不同的领域内。他也感到很满意了。

  当然他也不会就此罢手,除了用他的真人球队走走过场,参加预选赛外,他同时对外公布关于他的机器人球队的B计划。由于他控制了足球机器人研究中心的大部分股份,他成为机器人球队事实上的拥有者。

  面对各大媒体,他宣布4年后机器人足球队将向2006世界杯冠军队发起挑战,那也许是一场友谊赛,也许是一场对抗赛。

  机器人足球队的全部队员和他们的研制者逐一在媒体和公众面前曝光。

  随即开始在全球的巡回表演赛。

  (十)

  那巡回赛最初只在机器人内部展开。即22个队员分成两组进行对抗。

  此后逐渐有真人球队要求加入比赛。

  阿布鲁索委托他的教练精挑细选了仅仅四支不同风格的球队进行比赛。其中一支巴西球队,一支英格兰球队,一支亚洲队,一支非洲队。

  由“贝利”“方丹““普斯卡什”“克鲁伊夫”“马拉多纳”“巴乔”“加斯科因”“贝肯鲍尔”“卡洛斯”“巴雷西”“坎波斯”等人组成的机器人足球队所向披靡。

  (十一)

  3006年4月,西班牙世界杯开赛前两个月。国际足联宣布,同意由当届世界杯冠军队与阿布鲁索率领的南极洲罗得斯岛机器人足球队进行一场对抗赛。公平起见,时间定在世界杯结束一周后,地点在世界杯决赛场地——诺坎普大球场。国际足联同时要求:为了绿茵的纯洁,为了对球员的尊重,请机器人足联不得以现役球员为样本,进行足球机器人设计。

  柯林斯见此声明不禁微笑:光是那已经退役的已经足够了。

  由于对于这一场比赛的期待,使得当届世界杯在球迷和媒体中的影响降到极点。人们边观看着世界杯的备战、正式比赛,边期待着诺坎普人机大战那一时刻的到来。而且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机器人足球队可能赢得这一场人机大战。

  全球四十家最大最著名的电视台要求现场直播,二十大体育商要求为机器人代表队提供队服和各项赞助。饮料商也来了。虽然知道机器人不喝饮料,但搬运工人,还有司机、教练们总是要喝饮料的嘛。

  这一届的世界杯,最后的冠军由蓝衫军团意大利队获得。

  看来意大利队总是和西班牙有缘。

  1982年,意大利队就是在西班牙夺冠。

  如今许多年过去了,意大利队好不容易再得一次冠军,却又是在西班牙。

  (十二)

  得知意大利获得冠军的时候,只有柯林斯隐隐地感觉有点不妥。

  但是不妥在哪儿,他一时一说不上来。

  柯林斯是机器人足球队的技术总监。

  “球员”所有的自身信息和对手的信息都是由柯林斯监督输入。那些信息包括数千场比赛的全程录像,包括各支球队著名球员的资料,包括每个球员自己的品性和习惯。

  (十三)

  3006年7月17日全球放假一天,实况转播。

  下午3时,足球场上的人机大战开始了。

  新科冠军意大利队依旧着蓝衫,罗得岛机器人足球队一身银色装扮,这既与机器人本身的形象一致,也与来源地罗得岛冰天雪地的环境合拍。

  考虑到面对的是意大利队,罗得岛队的“巴乔”“巴雷西”都没有被安排首发。

  身不逢地的威尔士的“拉什”、利比里亚的“维阿”和巴西的“贝利”被安排在前锋线上先发出场。

  在“马拉多纳”“克鲁伊夫”“普拉蒂尼”构成的强大的中场的支撑下,意大利队顽强的防线很快被攻破,拉什连下两城。

  意大利队显然丢不起这个面子,但面对机器人近乎滴水不漏的防守,一时却也找不到破解的办法。

  在拉什攻进第二个球后的第十分钟,意大利队换人。新上场的十五号很快地对全部队员面授机宜。

  后来有人传说,他带来了意大队主教练的信息,也许还带来了国际足联主席的旨意。

  (十四)

  球重新开出,意大利队的防守忽然变得凶猛了许多。机器人一时不断地向前仆倒。

  它们遭遇了太多的来自后方的铲断。

  这样的铲断,连真人尚难敌防,机器人也早被预设了提访的手段,然毕竟前所未见这样刺刀见红的恶斗,所以置入的程序看来还是稍嫌温柔了些。

  这些年电视监控比赛系统早已在世界杯比赛中使用,只因为这一场是表演性质,所以偏偏没有准备。

  借助于“卡洛斯”们的摔倒,意大利队很快扳回一分。双方易边。

  下半场开始后,意大利队再下一城。

  然后是拉什受伤下场。

  机器人队的教练无奈之下换上“巴乔”。

  看着对手身上的蓝衫,“巴乔”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陡然一亮。

  (十五)

  在“巴乔”上场的一瞬间,从电视屏幕上看着“巴乔”眼神的变化和对手身上的蓝衫,柯林斯忽然发现自己此前感到的不妥在什么地方了。

  灵巧著称的“巴乔”的上场改变了机器人队的被动局面。很快地,意大利队的门前重又风声鹤唳。

  但是不容再失的压力支撑着意大利人,他们左支右拙,阻挡着机器人队的一波波进攻。但是,球很快又到了自己的禁区,“巴乔”眼看就要起脚,一名后卫不及多想,一腿扫去。

  点球。

  “巴乔”主罚。

  看着对手身上的蓝衫,“巴乔”迟疑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柯林斯刚想提醒教练,换一个人主罚,但是“巴乔”已经将球罚了出去。

  球打高了。

  (十六)

  柯林斯知道,按正常的程序设计,机器人主罚点球绝对是百罚百中,不可能将球打高。

  如果将球打高只有一个原因。

  他想起来,在机器人球员的程序里,好像还没有植入对于现效力球队(罗得岛代表队)的忠诚,却忘记删除对于“母队”球衫的忠诚和恋恋不舍。  

上一页: 24×60×90,勃兰登堡门 返回 下一页: 鸟啼花发是别人的春天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