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这尔多的球王梦

作者: 赖 飞

  我叫罗这尔多。

  对,你没有听错,是罗这尔多,不是罗那尔多,更不是罗那耳朵。如果你再提那个与我名字只差一个字的龅牙胖子,小心我跟你急。

  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靠,我怎么晓得,问我妈去。我所知道的是,这个名字让我郁闷了足足4年。

  我今年22岁,巴西弗拉门弟队主力前锋。自4年前踏入职业足坛那天起,球迷们就开始嘲笑我,因为我的名字。其实我水平也不差,好歹还混过一次巴西联赛最佳射手。只是那个名字与我相差无几的龅牙胖子实在太NB,和我一比,完全就是李逵撞上李鬼。更郁闷的是,前两年又冒出个水平不在龅牙胖子之下的小罗那尔多。这样一来,别说梦寐以求的世界杯,就连入选一次巴西国家队都成了我的奢望。

  眼瞅着世界杯就要拉开帷幕,我却只能坐在家里看电视打实况。每每看到过去世界杯的比赛画面,我就恨得咬牙切齿——过去的足球比赛节奏实在太慢,球员逼抢不积极不说,而且身体对抗性差,体能也不足,前锋进球不多才怪。瞧那些“前辈”们的比赛录象,球王贝利也不咋地嘛!要是老子在他那个年代,说不准也是一球王!

  唉,生不逢时啊。

  既生罗那,何生罗这?我常常在大醉中痛哭。如今这个时代球星太多了,竞争太激烈,吃碗饭还真TMD的不容易!

  原本,我以为自己的足球生涯就这么庸庸碌碌地混完了事,退役后骗个漂亮女球迷过完这辈子,但没想到的是,转机居然出现了。

  那天,我正在睡梦中用我华丽的牛尾巴羞辱贝利,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我。睁眼一看,只见一个身着超级老土运动服的老家伙站在我面前,急切地向我挥手。

  我打个哈欠爬起来,疑惑地看着他:“你是谁,找我啥事啊?”

  老家伙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你小子睡糊涂了不是?我才讲完战术,你居然就打起了瞌睡!”

  战术?

  我越发莫名其妙,心中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当我下意识地环视四周时,终于禁不住“啊”地叫出声来。

  我居然身处在一个简陋的球场更衣室中,而在自己身旁,居然正襟危坐着十来个身穿国家队队服的小伙子。更奇怪的是,那球衣的式样居然是60年代那支梦幻之师的队服。而我本人,居然也穿着同样的球衣。

  我再仔细一看,当即从凳子上射了起来!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我对面的居然是年轻时的传奇巨星加林查!看过无数纪录片的我绝不会记错那张脸!我靠,莫非我回到了60年代?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我惊骇之时,那老家伙又发话了:“罗这尔多,你还楞着干什么,出发了!要不是怕贝利受伤没让他上,鬼才用你这个不专心的家伙!”他嘀咕着,带着加林查们走出了更衣室。

  贝、贝利?天呐,我真的回到了60年代!

  我立刻回过神来。虽然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自己的的确确回到了60年代,而且还入选了国家队,现在更要顶替球王上场!!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神圣的黄色战袍,兴奋得浑身颤栗。

  这是在做梦吗?如果是真的,我宁愿永远也不要醒。尽管这句话听起来很恶俗,但这的确是我的心声。

  好容易平静下来的我看了看贴在墙上的比赛日程表,立刻明白我是回到了1966年的英国世界杯!我知道,这届世界杯巴西队连小组都没能出线,成为了60年代巴西国脚们心中最大的痛,也是巴西足球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任何一个巴西球迷对此都刻骨铭心。

  如今,机会就摆在我的面前。

  日程表显示,国家队此时已经以2比0战胜了小组第一个对手保加利亚。历史上,由于贝利在第一场比赛中被对方数次放倒,国家队主教练费奥拉——就是先前那个老家伙怕贝利受伤,重蹈62年贝利重伤退出那一幕,便在第二场比赛中将其雪藏。结果没有贝利的巴西被匈牙利爆冷击败。

  眼下,我面对的对手正是匈牙利。

  我想成为球王,这不就是最好的时机吗!

  那一瞬间,我热血沸腾——我要改写历史,要让巴西完成史无前例的三连冠,而我自己也要超越贝利,成为当之无愧的球王!也许,老天让我回到这个时代,就是要完成这个相当超级的梦想。

  怀着万丈雄心,我昂首挺胸地踏入了世界杯的赛场,球迷们那震耳欲聋的助威声如山洪海啸般回荡在我耳边。

  这就是足球的最高殿堂世界杯吗?感觉实在太棒了!我兴奋至极,不住地朝着观众们挥手致意:等着瞧吧,我让你们好好看看21世纪无比华丽的足球艺术!

  那瞬间,我真的以为自己那双来自未来的双脚能迅速征服他们。

  但哨声一吹响,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完全错了。

  加林查刚把球传给我,我就感到很不对劲——不但球鞋重,不舒服,就连球也有些不听使唤。

  我带了两步后更是连连叫苦:这是足球吗,长得像排球不说,最要命的是感觉很沉,而且球面凹凸不平。我靠,这可是世界杯啊,哪家厂商生产的球,假冒伪劣得也太不严肃了吧!这样的破玩意怎么展现我那华丽的技术?保守地说,至少我的远射工夫是休想有机会发挥了。

  就在我郁闷之时,对方一个球员向我冲了过来。一旁的加林查大叫:“小心!”

  我眉头一皱,心道:靠,老子好歹也是技术流,从小踢街头足球长大,别说球,橘子也照踢。穿这破鞋踢这破球虽然不好发力射门,但带球过人应该问题不大。小子,来吧,你就成为老子脚下第一个牺牲品!

  我一咬牙,带着球朝他冲了过去。我要用牛尾巴过掉他。

  牛尾巴是我最喜欢的华丽技术。当初小罗使出的时候,我嫉妒得想掐死他。后来我知道了发明牛尾巴的是老前辈里维利诺。而这时候(1966年)才20岁的老里还能没入选巴西队。也就是说,只要我成功用牛尾巴过掉眼前这个家伙,那么我就是这项华丽技术的发明者。然后,我再用香蕉球进一个任意球,让济科见鬼去。最后,我再用马赛回旋过掉门将完成帽子戏法,帮助巴西晋级,直指冠军。我将作为一代球王永垂史册,让贝利坐在替补席上眼巴巴地仰视我高大的背影,哈哈!

  想到此,我兴奋得难以自制,加速冲了上去。

  过掉他,征服所有人!

  就在我出脚的瞬间,那个球员也出脚了。

  “哇!”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痛瞬间传遍全身,我腾空飞起,然后重重跌倒在地。那个混蛋,居然一脚直接踹到了我的大腿上。

  哨声响起,裁判跑了过来。

  我捂着右脚,在草地上夸张地翻来滚去,一边痛苦大叫,一边斜眼瞅着裁判。虽然脚很痛,但的确还不至于让我这样惨叫。我的“表演”不过是为了让裁判的判罚倾斜——如此恶劣的犯规,至少也得掏张黄牌才能让老子消气嘛。可裁判似乎并没有出牌的意向。于是,我指着大腿开始向他抱怨。可他一点头,只吹了个犯规。

  我那是相当地愤怒,起身就要找他理论。这时,加林查跑过来,笑嘻嘻地说:“小子,我可提醒过你啊。你是贝利的替身,他们肯定想废了你。小心点吧。”说着,一瘸一拐地转身跑开。

  提到贝利我这才想起,自己是在1966年。而红黄牌是在1970年世界杯上才开始施行。“额滴神啊,这不就意味着那些家伙可以从背后直接瞄准我的腿铲?”我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另一个球王马拉多纳在西甲重伤的画面,浑身不禁打了个冷战。

  于是我学乖了,干脆守在对方禁区里等机会顶头球。我要用领先他们几十年的足球理念和抢点意识取胜!要知道,本人的身高可是达到了190CM,在这个年代绝对算是当之无愧的超级高中锋,站着都能顶死他们!

  然而,我还是错了。头毕竟比不得脚。这时候的手工皮革足球比之21世纪的合成纤维足球要重不少,我完全没有球感,要么顶得绵软无力,要么就将球顶上蓝天。我此时才理解为什么以前的球员看上去带球总是那么慢,射门总是那么没有力度。在眼前开始冒出金星并且遭到队友N次白眼后,我只得硬着头皮后撤拿球。可刚一触球,对方就有球员凶神恶煞地冲上来就是一记飞铲。可恨的裁判却根本不肯对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我看上一眼。我的心彻底凉了——这哪是踢球,分明是佛山无影脚展销会啊!

  当我第N次被铲倒,第N次发出惨叫时,终于大彻大悟:敢情球王的成长史就是一部用肉体写就的血泪史啊!这么踢下去,我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在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中,我瘫倒在草地上,泪流满面,仰天发出了最后的悲鸣:“老子死也不想当球王了!”

  尾声:可怜的罗这尔多同学此战重伤下场,球王梦还未开始便告结束。由于60年代落后的医疗水平,他最终因伤被迫退役。不过,郁闷的罗这尔多同学绝对没有想到,他还是完成了永垂史册的梦想——正是由于他的重伤事件,国际足联开始商讨修改规则,并在1970年世界杯上正式启用红黄牌:)

  *谨以此文献给为足球发展作出伟大贡献,却被不少今人质疑的老球星们。

上一页: 谁说同学少年都不贱? 返回 下一页: 一个WorldCup引发的血案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