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致西班牙

作者: 火车开往春天

  要不是那一年的偶然熬夜,我就不会碰上劳尔,98年的夏天,西班牙少年像我一样年轻,意气风发,在场上白衣胜雪。还有希耶罗,玉树临风,潇洒游人间。可是,悲剧早已注定,首场比赛,耶罗攻入一个美妙的任意球,还加上一个同样美妙的长传,帮助劳尔完成了一个以后被电视台反复重播的凌空抽射,但是最终比分是2:3,尼日利亚人表现同样神奇,天妒英才啊,我只有扼腕叹息。但是却喜悦,如获至宝,从此,对西班牙,不离不弃。前天晚上,看《天下足球》的世界杯经典赛事,看着当时的劳尔剑锋毕露衣袂如风,我心里一动,恍然如梦,耳旁竟嗡嗡,响起《盛夏的果实》:回忆里,爱情的香气……

  于我,西班牙就是这样,如梦如幻,仿似初恋。

  初恋是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一切都刚刚好,劳尔刚出道,轻灵,敏捷,左脚华丽,一往无前。耶罗正当红,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犹记得他罚进任意球后,边张臂徐跑边回看队友,笑容像春天的阳光,暖透我心。那年我也才青葱少年,踌躇满志,自以为天下英雄非我莫属,美人如玉唾手可得。一见这帮优雅清丽的男人,我只能用清丽这个词,因为劳尔们给我就是清清爽爽的感觉,一如现在风行的中性美。啊,那正是我的神韵,怎能叫我不爱他,如此美好的球队,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坚持他们的足球哲学,细腻的短传,连射门都要求好看,自恋至死,像那个爱上自己影子的纳瑟斯。而我正好在他们最美好的时刻撞见了,“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初恋却又很脆弱,娇嫩的水仙其实敌不过山谷里的野百合。西班牙人的闲庭信步注定要遭遇失败,绿茵场上讲究的是呼啸而过的速度和倒拔杨柳的力量。于是,那一年,面对巴拉圭布下的铁桶阵,他们不知所措,无功而返——也许他们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什么绿茵场上要囤积那么多人在后场。西班牙人一贯是向前的,漫步时光,把绿茵当花园,寻找每一种美,进攻的美。终于只能看别人脸色了,在这个势利的世界里。小组赛最后一场,西班牙人6:1狂切保加利亚,赛后却只能打点行装回国,或许,他们只是昙花,灿烂一时,美丽留传一世。

  初恋往往无疾而终,空悲切,白了少年头。为皇马立下赫赫战功的耶罗,老了竟被迫流浪异乡,让我心碎。疾恶如仇的恩里克不知所终,瓜迪奥拉的古典美已经随风逝去,甚至贝莱隆的精妙直传也成回忆,马蹄声声,却不是归人,他们都是世界杯的过客,只有劳尔,还要默默地披挂上阵,难道这就是西班牙人无言的结局吗?4年后,战韩国,120分钟苦斗,疲倦的西班牙人栽倒在点球和裁判面前,有时候我觉得他们不是斗牛士,而是那只兴奋的公牛,满腔热血,倾尽全力,却不知,命运已经写好。

  但我又迷恋什么呢?是托雷斯凌空飞行的垫射?是华金边路杂耍般地突进?抑或是哈维中场烹饪般的梳理?既是,也不是。西班牙人的魅力,在于总有一代代的天才少年,他们孱弱却又身怀绝技,涉世不深但满怀纯真,对,他们总能使我们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上一页: 从菊两开他日泪 返回 下一页: 莫小诺的世界杯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