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杯”伴我上考场—追忆1998年世界杯之夏

作者: 行云9号

  

    忘不了1998年的那个夏天,因为高考,还有世界杯。

  (—)

  90年的意大利将年幼的我带入了世界杯的殿堂,不过除了那首震撼人心的ITALYSUMMER和泪流满面的巴西女球迷外,并没有太多球场上的记忆;94年的美利坚让我彻底为世界杯而着迷——奥维兰的孤胆闯关、马拉多纳的震天怒吼、坎波斯的蝴蝶展翅、当然还有巴乔的忧郁背影,这一切都让我深深陶醉。于是当罗马里奥亲吻奖杯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开始憧憬着“相约1998”。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世界杯年,却发现,恐怖的“黑色七月”将让我的“法兰西梦想”泡汤——高考与世界杯“撞车”,对于一个高中生球迷来说,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我意识到这个“痛苦事实”是在中国队尴尬走完十强赛之旅后的寒冬,残酷的双重打击一度让我感觉自己已经被足球的世界抛弃了。除了抱怨一番老天不公、哀叹一阵时运不济外,我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二)

  那时大学还没像现在扩招得厉害,激烈的竞争环境让所有高三学子处于争分夺秒的备考生活中,家长、老师们敲木鱼一样时时刻刻提醒我们百分之N的录取率。虽然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事实是所有人都在抱紧大学这根独木桥。

  高二那年我所在的班级获得了校内足球联赛冠军,我还当上了最佳射手,而那个学期期末考年级前十名我们球队也占了6席,金灿灿的奖杯和响当当的成绩,曾经让班主任春风得意地向同行夸耀“阿拉班级文武双全”。不过上了高三好日子也就到了头,联赛参赛资格被剥夺(需要理由吗?),分班后我更是进入了有“足球沙漠”之称的文科班。

  堆积如山的试卷、参考书一度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不过随着世界杯的日益临近,我行将麻木的神经还是开始活跃起来,对世界杯的期待为我一尘不变、枯燥乏味的生活状态重新找回了兴奋点。在塞满试卷的书包里,开始多出了几份《足球报》、《新民体育报》。

  体育报纸上的倒计时令人充满期待,而学校板报上的倒计时让人如临大敌。两个“大战”日期都在倒数,我的心情五味杂陈,为世界杯临近而兴奋的同时,又为高考的即将到来而忧虑。渐渐地,我能体会到那些世界杯参赛队员此时的备战心情了,他们将为自己的“金杯”而战,同样的,高三的我们也将为自己的“金榜”而战。

  

  (三)

  法兰西那边的战役终于率先打响,精彩场面如我所料层出不穷。从布兰科创意十足的蛙跳,到尼日利亚不可思议的逆转,无不让人拍案叫绝。也算球迷的父亲没有像我几个同学的家长那样,为了不让自己孩子分心,而做出把电视机锁进柜子,或者寄放邻居家的那种极端行为,甚至发了慈悲让我看了开幕式和揭幕战直播,以奖励我模拟考出色。当然其余比赛我还是只能从电视新闻或者报纸描述中品味,不过这对于不到一个月后就要参加高考的我来说,已经知足了。

  在学校每到中午我总是会从文科班“溜出”,拿着饭盒跑到自己球友最多的那个班级,一边吃饭一边聊比赛。教室后的储物柜里堆满大家买来的各式各样的世界杯专刊,柜子上一直摆放着高二那年获得的奖杯,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是在每个“冠军队成员”眼里,它始终如身处法兰西的那座大力神杯一样灿烂夺目。我们一群球痴把课桌拼起来后便围坐在这个“足球角”,享受在校一天难得的自由时间。校广播台有时也会应景地播放起《生命之杯》等世界杯歌曲,将大家的情绪点燃,忘了应试的疲惫随声附和,有脚痒者便随手将几张试卷搓成球状“意淫”起来。。。。。。每天半个多小时的欢乐时光很短暂,但很尽兴。老师们也大都比较宽容,没有剥夺我们的自由,有时一些男老师还加入到我们中间担任“嘉宾”,只不过到了午自习时间还是会立马“变脸”,催促大家“各就各位”,临走时不忘叮嘱一句:“记牢,世界杯四年有一次,高考可能一生就一次。”

  (四)

  说来也怪,自从世界杯开幕后,我的高考焦虑症就不治而愈,精神状态始终饱满,复习效率也比以前大大提高,报上教育版的那些煞有介事的高考心理辅导在我看来,远不如体育版上关于欧文的单骑闯关、阿根廷的任意球绝配报道有“疗效”。

  我开始庆幸自己的高考之旅能有世界杯相伴。

  原球队领队(这位老兄因为心广体胖在球场上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对足球和球队的热情使大家一致推选他为领队)提议将高二获得的奖杯带上考场,会给大家带来好运,虽然得到了一致拥护,但是一方面从年级组长那里得到“可能考场规则不允许”的反馈,另一方面大家到时候分布于不同的考场,奖杯放谁那里好呢?何况那么显眼的一个大家伙,万一影响同考场其他学校考生情绪怎么办?思来想去,领队决定奖杯还是让年级组长帮我们代为保管。

  在荷兰与巴西半决赛那天,我终于踏上了自己的高考征程。在考场前球队成员进行了最后一次短暂聚会,在大家依次从年级组长手里捧过奖杯,不管卫不卫生地“狂吻”一番后,领队变戏法一样从包里淘出十多个据说托朋友四处搜集来的世界杯纪念钥匙圈,分发队员人手一个,这些杯纪念钥匙圈造型各不相同但个个都精美别致,有挂个法兰西三色足球的、有挂个世界杯吉祥物的、有挂个罗纳儿多卡通人的……当然最吸引眼球的无疑就是挂个大力神杯的了,最后那仅有的3个“金杯”除了领队自己留下一个外,被分别“颁”给了球队队长和作为球队“最佳射手”的我。

  自然的,进入考场就座后,精致小巧的金杯钥匙圈被我放在自己桌面最显眼的位置。监考老师并没有说什么,我环顾四周才发现,其他考生桌上也都摆着些幸运物,比如十字架、小菩萨之类的,我不禁暗自得意:这么俗,看我的“金杯”多帅!尽管身处鸦雀无声的考场,我却感觉如同置身在人声鼎沸的法兰西大球场般亢奋。开考铃声如同比赛哨声般响起,我开始静下心来,为自己的“金杯”而战。


 (五)

  记得语文老师在高考动员会上曾作诗一首,题名《七月的颜色》,其中有句“七月不是黑色的,它是彩色的”,如今回首确实如此——高考的紧张刺激,同学间的深厚情谊,连同世界杯赛场的激情四溢,汇成了1998年那个夏天,我五彩斑斓的回忆。

  (后记:我们这些球友最后都考入了各自理想的大学,毕业后有的工作,有的出国,有的仍在深造,大家在不同的领域收获了各自的“金杯”,当然前方还有更多的“金杯”在等待着,就像世界杯会一直进行下去。大家对足球的热爱也在一直延续——每次聚会,我们都会记得带上各自的世界杯钥匙圈,尽管大家也会谈欧洲杯、五大联赛、韩日世界杯等等,但是话题总会不由自主、不厌其烦地回到那年高考,还有那年的世界杯。至今我们仍然觉得,1998年的法兰西世界杯,是大家所感受过的最精彩、也是最值得回味的一届足坛盛事,尽管真正看的场次并没有多少。)

上一页: 胡说电视台世界杯专访 返回 下一页: 激情绿茵因她而更美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