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电视台世界杯专访

作者: 大嘴脂肪肝

  画面一

  胡说电视台的主持人在电视里侃侃而谈,旁边坐着足协的高官。

  “各位观众朋友们,早上好!或许你刚刚打开电灯,没有及时收看我们的节目。现在,我就把世界杯出线的33支队伍的名单再向大家公布一遍,噢,对不起,是32支,中国队后边写的是没出线。”高官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主持人赶紧转移话题:“为让各位真实地感受到世界杯的气氛,本台在第一时间内派出若干名牌记者对部分出线队伍进行了专访,下面请看他们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画面二

  记者A手持话筒,在太阳无情的炙烤下,汗流满面。在他身后,站着四位分别来自多哥、安哥拉、加纳和科特迪瓦的球员代表。

  “各位,第一次冲击世界杯,心情如何?”“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加纳代表说,“以前啊,是我们不好意思,觉得在青少年比赛里拿了那么多的奖,就把在世界杯上露脸的机会给其它兄弟们吧。可是,他们也太不争气,打到八强就歇菜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受累到世界杯上走一趟了。”记者A受不了加纳代表的狂妄,赶紧把话筒伸到其它三位的面前:“请你们用汉语回答,在世界杯的目标是?”“没有蛀牙!”异口同声地答道。

  “什么?”三位可能觉得自己说错了,急忙纠正:“做一匹大黑马!”

  画面三

  主持人转过头来冲高官亲切地笑道:“作为一个曾经去过世界杯的前辈,你对他们有什么忠告?”高官赶紧清了清喉咙,理了理头发:“参加世界杯,应该报着学习的态度嘛。加纳队太狂了,我看他们能实现胜一场、平一场、进一球的目标就不错了。要是我们国家队预选赛在非洲打,那肯定是……”这时,主持人的耳机里传来导播急切的声音:“别让他瞎掰了,咱们的热线刚才都被打爆了,大家都说如果国家队分在非洲区,连小组第二都难保!”

  画面四

  记者B置身于狂欢的球迷当中,旁边站着兴高采烈的澳大利亚球员、垂头丧气的乌拉圭球员和一只大袋鼠。

  “各位观众,我现在是在澳大利亚的……”乌拉圭球员极不耐烦地抢过话筒:“我们参加了那么多次世界杯,有点审美疲劳了,想要好好地休息一下。这回我们是发扬风格,下回,我们肯定不会客气了。”说罢,将话筒掷还记者,扬长而去。

  记者B惊魂未定,对澳大利亚球员说道:“那,那,那您有何高见啊。”澳大利亚球员先是狠狠亲了一下袋鼠,而后一口气说道:“这次胜利的取得离不开队员的拼搏离不开球迷的支持和鼓励离不开足协的领导最重要的是离不开教练的英明指挥。32年后,我们重返德国,重近世界杯!”而另一个球员则激动地扯着球衫,亲切地吻着澳大利亚足协的徽记声嘶力竭地喊道:“澳大利亚,YEAH!”这一幕怎么这么眼熟啊,好象在哪看过,记者B想。

  画面五

  主持人再次问起高官来:足协就不想请希丁克当国家队教练?人家一心二用都让澳大利亚出线了!

  没等高官回答,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希丁克的形象,满脸堆笑,连连作揖:“主持人兄弟,我可没得罪过您啊,就他那块破盐碱地,长出现在的这些白菜萝卜就不易了,打死我我也找不着海参鲍鱼啊。您千万嘴下积德,别让他有这心思。这样,下个月,我请你到荷兰、澳大利亚玩,免费七日游啊。”

  画面六记者C在阿拉伯的夜风中显得惬意极了,卡塔尔球员聚成一堆,情绪激动。

  “黑哨,简直是黑哨!”一名卡塔尔球员愤怒地喊道,“他凭什么吹掉我们的进球。荒谬,太荒谬了。我以前只知道甲A有黑哨,没想到,国际足联竟然也有!”记者C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球员见状,打了个圆场:“客场取胜进入世界杯是在是件很困难的事。对方踢得很好,只是我们踢得更好。至于那个被吹掉的进球,我没有看到。但是,足球是圆的,什么都会发生。”这时,一个人冲了过来,指着卡队球员,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上诉啊,有本事上诉啊。你们不是有钱吗?让FIFA再帮你们一回,把这个1:0也抹掉啊。”记者C一看不好,要打起来,赶紧溜之大吉。

  画面七土耳其人在哭泣,瑞士人在欢呼。

  记者D不顾土耳其人的心情,很有职业精神地拉过一名队员,想要采访。人家没理这个茬,一把将他甩了个跟头。还好,倒在地上的他听到了另一名倒在地上的土队球员的抽泣:“告诉你们上届悠着点,呜呜,你们就是不听,呜呜,硬拿了个第三。呜呜,你们不知道最近几届的世界杯前四名总是在下一届被拒之门外啊?呜呜,这下好了。呜——”瑞士球员很友好地拉起了记者丁,畅所欲言:“我们已经很久没参加世界杯了,这次能战胜土耳其队……”记者丁显然心不在焉,呆呆地望着人家的手腕。

  “您怎么了,摔着脑袋了吗?”“没,没,”记者丁回过神来,“您有手表吗?我这有个小礼物要跟您交换。”

  画面八西班牙出线得很顺利,也很轻松。

  面对着摄像机,主教练十分平静:“我们是预选赛没有败绩的队伍,这说明我们是个足球强国,出线是理所当然也是必须的事情。多打两场附加赛,有助于保持我们的状态,我们一定要发扬斗牛士精神,让斗牛曲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强劲地奏响。”旁边的斯洛伐克球员很不在意地把嘴一咧:“狂什么狂,你们顶多也就是个预选赛或者友谊赛的冠军,到了真枪实弹的时候,不还是软脚蟹一个?这次我没打过你,备不住在世界杯上,我兄弟捷克就干掉你了。”

  画面九

  挪威人沮丧极了,对着记者E的话筒,有气无力:“唉,我承认都是草坪惹的祸。如果捷克的主场也是块菜地的话,结果就难说了。我就纳了闷了,不就是一踢球的地方吗,修得那么好干嘛?”“您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别忘了,在你们那块破菜地里,人家也是用头进的球。你们还高空轰炸机呢,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典型代表!”记者E替他总结道。

  捷克人倒是很有修养:“足球嘛,就是技术与力量的结合,在其它方面想办法,得逞的机会是不多的。我们不善言辞,我们不说什么‘场地不好,影响发挥’,‘气温太低,害怕受伤’的屁话,更不会找‘主场球迷太热情,压力太大’的借口,我们只有勇往直前。”记者E愣了半晌,心里说,兄弟,你埋汰谁呢?

  画面十

  主持人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和观众道别:“以上便是我们的报道,相信会给各位带去快乐和思考。好了,本期节目就到这里,让我和嘉宾一起对大家说声‘再见’!”转头一瞅,高官怎么没影了?

  主持人赶紧救场:“嘉宾说他没啥说的,咱们下期再会!”画面的信号已经停止传输了,现场的声音却还没掐断。只听到一个恼羞成怒的声音在幕后嚷嚷着:“你们是把我叫来当嘉宾啊,还是闲着没事臊我玩啊?都别拦着我,我找你们领导去!”

上一页: 美眉在男子臭球队 返回 下一页: 世界杯史记之中国列传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30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